蓝云茶网

主页 > 老茶 > >西湖茶农在焦虑什么又在期待什么茶农老徐等着

西湖茶农在焦虑什么又在期待什么茶农老徐等着

时间:2023-12-18浏览次数: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余雯雯 通讯员 胡亮 金晶杭州西湖景区梵村的茶农徐金友,每天起床洗漱完,都会泡上一杯西湖龙井。这是他大半辈子的习惯。最近这段时间,他隔两天会跑上自家的茶园,望着茶树们发呆,看看冒出来的一棵棵小芽,让自己内心的担心和焦虑稍稍放一放。再过10多天,西湖龙井马上迎来采摘季。受疫情影响,今年西湖龙井的茶农们都揪着一颗心。几乎每户茶农,聊起今年的春茶,都会吐出两个字——担心。第一个担心是采茶工能不能到位,新茶能不能第一时间抢下来。第二个担心,是西湖龙井的销售,今年的购买力能不能上来,往年来现场买茶的客人还会不会来。1】衢州的采茶工没说不来,也没说肯定来今年55岁的徐金友是茶二代,从父辈开始,全家人就围着西湖龙井转。他家的茶园,就在自家后山。跟他沿着村道上去,一级级爬坡到半山腰,差不多走个十来分钟就能到。六七亩地的范围,最远的区域,要走二三十分钟。这片茶园,西湖龙井的群体种、龙井43号都有,每年差不多能产出几百斤的西湖龙井。仔细看,茶树上的小芽已经透出来了。“去年下半年有点旱,整个茶园面貌就没那么饱满,茶树看着就瘦瘦的。”13岁就出来当茶工的徐金友对茶树了如指掌,“茶叶长得好不好,有大半是看天。”茶园群体种的小萌芽冒出来了余雯雯摄除了自家的茶园,徐金友每年也会收购大批茶叶,他在家旁边租了农户的两层房子做加工。整体算起来,包括线上线下,他们家每年的西湖龙井销售额在180-200万左右。这种“小微”企业模式,是西湖景区范围的茶农典型。家里全年的收入,几乎都来自这一季春茶。徐金友在茶园里余雯雯摄放在往年,春节期间徐金友是比较忙的。除了亲友拜年走访,重感情的他还会特地去给自己的茶工拜年。
江山一带有6位茶工是专门帮他整理茶叶的,他都要亲自去一趟,约大家吃个饭,拜个年。正月十五,是一个时间点。过了正月十五,他就会电话联系采茶工,开始张罗春菜采摘的事情。今年春节,他什么地方都没去,就呆在家里。有两周时间,他主动去村里的卡口当志愿者。“其实前面一直在观望,因为疫情形势不明朗,感觉早联系又没用,变数太大。”徐金友是正月十五过后开始电话联系采茶工的,他家茶园一般需要15个采茶工左右,安徽、江西、衢州一带的会来6-8个,本地的再找4个,其他的就机动,需要的时候再叫。“为什么说是机动?因为有时候今天去看了茶园,发现长得比较快,那就要多叫几个采茶工抢下来。”
可是,今年一联系,徐金友才发现,形势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
“前段时间联系衢州的采茶工,就发现形势不乐观。对方也没说不来,就觉得出来比较麻烦,他们自己也担心,出来究竟安不安全,值不值得跑这么远赚这笔钱。我们这边呢压力也大,他们来这里,怎么保障他们的安全和健康,毕竟现在来看,防疫是第一位的。”到目前为止,8个衢州的采茶工,没有说不来,也没说一定会来。2】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最不想看到西湖龙井品质受影响这小半个月,徐金友有点急了,发动了全家人——老婆、儿子、儿媳,都在想方设法联系采茶工,好不容易,4个熟悉的本地“跑茶工”明确答应了要来,他才稍微松了口气。“本地茶工贵呀,去年是230元一天。今年如果大环境人手缺的话,估计还要涨,每天包车接送加饭钱加工资,300-350元一天都说不准。我们家今年茶叶的采摘成本,可能要上浮20%左右。也是没办法了,现在我们只要是花钱还能请到,贵一点也要去请的。”其实,这几年,徐金友也在观察茶叶的走势。“采茶工缺口近几年是个普遍现象,很多采茶工出来20-25天,平均一天150左右的工钱,算下来能赚3万多。但这几年,各地经济发展,工作的机会也多,如果在当地能找到稳定的工作,一边工作还能一边照顾家里,出来的人自然少了。今年疫情一来,很多采茶工更加不愿意出来了。”徐金龙摇了摇头。作为老茶农,见过大风大浪,最苦的日子也都熬过来了。像今年这样不确定的情况,还真是头一回碰上。所以,徐金友摸摸自己半黑半白的头发说:“我现在心里就是两个字——担心。”而这份担心,是目前西湖景区茶农共有的。西湖景区范围,采茶工的需求量在万左右,目前来看,缺口还是不少,比如翁家山村初步统计下来,缺口就有1000人左右。徐金友和儿子徐力商量过了,如果真的缺茶工,他们要做最坏的打算。退一步,是请亲戚朋友来帮忙,虽然比起采茶工一天七八斤的量,可能每个人的采摘量都会减半,采出来的质量也一般,但是能抢多少算多少。再退一步,最坏的,就是用机器采茶,把这些茶叶减低到中低端的价格去卖。真到最坏那一步,去年一年的辛苦白费了不说,西湖龙井多年培养出来的好品质也会受影响。这是徐金友最不愿意看到的。徐金友查看茶树余雯雯摄3】预估高档茶的消费会受蛮大影响,期待疫情早日散去除了采茶工,让徐金友担心的还是西湖龙井的销售。他的客户群,大多来自北方,北京居多。这些客户,每到春季,就会自驾或飞到杭州,来西湖玩一趟,顺便买一批茶叶。“喝西湖龙井对他们来说,就是喝春天的味道,所以这个购买的黄金时间,可能就是三月和四月,过了这一季,他们可能就转向其他茶叶了。”这么分析下来,徐金友觉得高档茶的消费会受挺大影响。“长年喝茶的人,嘴巴都挑剔。特别那些北方客人,今年的茶叶好坏,是不是真正的西湖龙井,他们一喝就知道,但前提是,他们必须来现场喝。我们也有淘宝店,但是线上卖的茶一般价格都偏低的。大批购买优质高档茶的,都是亲自到现场,一道道茶泡起来品,满意了认可了才会心甘情愿花钱买。我的一些客人,买得多的,一口气能买下六七万元的茶叶。”但是,高档茶上来的时间是最早的一波。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市场还没完全苏醒,这些购买力强的客户还来不来现场喝,都存在不确定性。茶叶的批发商和茶叶老板,徐金友也都分批联系过了。“他们也需要到现场品过茶,才能判断今年茶的质量好坏,进而决定进货的多少。但是现在人气没起来,进货商也在犹豫。”徐金友看得很透彻,他也知道疫情下西湖龙井整个产业受影响是肯定的。这些时间,他看得最多的也是疫情的信息。以前他是家里待不住的人,每天都要跑出去。但这一个多月了,徐金友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如今,徐金友最想做的事情,除了联系茶工还有打开销售渠道外,还是希望保障村里的安全。“只有村里安全了,采茶工才会放心来,买茶叶的人也才回来。”徐金友主动报名去卡口当志愿者,连续两个星期三班倒。他儿子徐力每天跑在外面做防疫工作,参与配药、买菜等民生保障服务。这些徐金友都很支持,“现在做好防疫就是最大的帮忙。”徐金友和84岁的老母亲在整理余雯雯摄徐金友从车库里拿出十几个采茶篮和帽子,和84岁的老母亲一起整理了一番,想等着过两天大太阳的时候晒晒,屋子里的客房也叫家里人打扫干净。“等着茶工来。”再次望向远处的茶园,他笑着说:“总会好起来的。”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